当前位置:首页 >> 提案荟萃 >> 文章正文

关于在我市实施“时间银行”养老模式的建议

发布日期:2019-04-09

老龄社会的提前到来和“未富先老”的事实困境使我国养老问题面临严峻的考验,而家庭养老功能不断弱化,社会养老保障制度无法满足需要,机构养老服务不够完善等因素更让我国的养老服务面临巨大挑战。发动全社会力量参与养老助老服务成为解决我国养老问题的应有之义,互助养老服务“时间银行”应运而生。

“时间银行”的理念最早由美国人埃德加·卡恩在1980年提出。在时间银行,每个人的公益服务时间可储存下来,需要时可取出来,以换取他人的服务时间。目前,时间银行已在世界上数十个国家得到推广,美国华盛顿特区的“时间币”组织、比利时与意大利的“时间银行”、日本的“照护门票”系统、香港的“时分券”等就是典型代表。上海、广州、青岛等多地也相继在探索试行“时间银行”。“时间银行”是世界所公认的解决人口老龄化等诸多社会问题的有效途径之一。

一、我市具备实施“时间银行”养老模式的基础和条件

至2017年底,中山户籍60岁以上老年人数为26.9万,占171.2万户籍人口的15.7%,按照联合国老龄化的标准老龄化(超过10%),已处于较高水平。

中山市开展的志愿者服务已长达30年,志愿服务已深入民心,有深厚的基础和浓厚的氛围。目前中山市的注册志愿者人数已达47.5万人,在全市范围内建立了3个志愿服务中心、65个志愿服务站及720个志愿服务点,基本完成覆盖全市的志愿服务阵地布局。随着志愿服务的广泛开展和志愿服务的不断规范化、制度化,尤其是随着志愿者统筹管理的规范化,中山市志愿者联合会的“E志愿”平台和团省委“I志愿”平台,均已实现自动汇总志愿服务时数,为“时间银行”的实现打下了基础。

实施“时间银行”互助养老模式,对我市创新社会管理模式、推进完善志愿者服务工作、营造良好社会氛围都有着非常积极的意义。首先,时间银行的显著特点是“双向”的,通过帮助别人获得储蓄时间,当自己需要帮助的时候,提取时间接受别人的服务。这样可以有效提高志愿者服务的积极性,吸引更多的年轻人、中年人、老年人自愿参与到志愿活动,进而促进使志愿者活动可持续发展。其次,通过家人事先“存入”服务时间,在需要的时候为老人“支取”,能缓解家庭照顾老人的压力。第三,在社区志愿服务中,尤其是社区养老服务中引入“时间银行”模式,能更好地统筹志愿者的零散时间,可以有效地节约社会成本,解决现行服务机构中资源不足等问题。

建议:

(一)政府做好顶层设计,确保政策的延续性

要使“时间银行”长期有效运转,需要政府做好顶层设计,发挥宏观指导作用。在整个养老政策体系的顶层设计之中,将互助养老“时间银行”纳入其中,并通过给予适当的政策引导和制度保障,解决“通存通兑”和“转移接续”等问题,为互助养老“时间银行”的发展建立良好的社会环境。

建议由市政府相关部门(市精神文明办或民政局)牵头制定“时间银行”相应的管理制度及操作流程,并通过地方性法规来保障其顺利实施和可持续发展。由政府统筹,一方面可以消除公众的不信任感,解决其后顾之忧,广泛积极参与。另一方面形成制度化、规范化,有助于在全市范围内推广应用,以及日后与省和国家层面接轨。

(二)建立科学完善的兑换评估机制,保障志愿者权益

在国家尚未出台“时间银行”志愿者服务等级划分标准和兑换系数的情况下,可借鉴上海时间银行、广州越秀区养老服务储蓄机构等国内较成熟的“时间银行”案例,以及养老机构中有关老年人的自理能力和工作人员的服务强度划分护理等级,制定出台《志愿者服务等级划分评定标准》和《老年人自理能力评估》等文件,为“时间银行”不同服务类型间的兑换提供操作指南。志愿者完成服务后,将提供的服务及服务时间输入“时间银行”系统,系统划分服务等级并按照存兑系数计算出存入“时间银行”的时间货币。

在具体实施过程中,应由政府职能部门或独立社会机构严格规范时间银行的账户开立,时间货币的存储、支取、转赠、继承,明确监管责任,保障各方权益。

(三)建立统一的信息平台,保证通存通兑和转移接续

“时间银行”在发展早期以手工记录为主,信息记录容易出现遗漏、丢失现象。随着信息技术的发展和“大数据”的广泛应用,“时间银行”网络信息系统建设已完全具备实现信息记录、存储的信息化和网络化。

建议政府将“时间银行”信息化系统纳入政府大数据平台,融合“志愿中山”“慈善中山”“I志愿”等平台的基础和优势,开发建设全市统一的“中山时间银行”网络信息平台系统。通过“时间银行”系统,依托身份证号码和注册志愿者身份,建立个人时间储蓄账号,及时、准确、规范的记录服务时间,并根据老年人的需求,合理安排服务提供者。

广州南沙时间银行作为目前国内发展较为成熟和多元的模式,同时也是中国老龄事业发展基金会的合作单位,已开发的“悠优畅养”智慧社区平台逐步在国内推广,是一种可以复制的模式。中山时间银行可借鉴或者通过购买来进行快速开发建设。

(四)选择社区试点,逐步覆盖全市

结合我市刚刚出台的《中山市促进医疗卫生与养老服务相结合实施方案》,在成立中山市时间银行统一平台的基础上,选取几个小区或养老机构作为试点,建立社区或者养老机构“时间储蓄所”,在社区设置专业社会工作者岗位,对“时间银行”系统进行运行管理。

社区按照辖区需求,通过全市统一的时间银行平台,发布社区的服务需求,志愿者在“时间银行”开办与自己身份证绑定的“时间账户”后,报名参加服务。服务过程中,通过平台签到、签离时间,由平台根据服务内容自动计算出服务时长,兑换为积分记录进个人账户。当个人有需求时,可以用个人账户的积分兑换相应的服务。

具体做法可参照国内比较成熟城市如上海、武汉、苏州、淄博、广州等市在各个试点小区的做法。

(五)加强宣传引导和培训,充分发挥志愿者和社会组织的作用

足量的志愿者是保证“时间银行”互助养老模式良性运行的关键一环。要通过新闻媒体大力倡导时间储蓄养老这一新型养老模式,鼓励和引导更多的低龄老年人和年轻人积极参与,在全社会形成爱老、敬老、尊老、助老的良好社会风尚。

试点社区和养老机构应积极与政府职能部门、热心企业沟通合作,力推互助平台建设。引导区内注册、备案的社会公益组织落户“时间银行”,形成服务网络,为相关单位通过“时间银行”项目平台开展公益服务提供保障和支撑,打造以“时间银行”为核心的联动模式。同时,试点社区和养老机构要提供培训服务,可采用政府购买等方式,利用高校、养老机构等资源免费进行知识和技能培训,参加培训的时间作为服务时间,储存在个人账户,并对参加培训的志愿者进行等级或星级评估,按照一定比例进行服务时间存储,不断提高服务知识和技能。


“时间银行”互助养老模式作为养老服务体系的补充形式,为解决中国的养老问题提供了新思路、新视野和新方法,同时它还是一种新的志愿载体。希望一向具有“敢为天下先”精神的中山,能在创新志愿者工作和养老服务等社会治理方面有新的作为。